模锻设备

斗罗Ⅱ唐舞桐不是霍雨浩爱的第一个女孩却也不是第二个

唐舞桐是《斗罗大陆Ⅱ绝世唐门》的女主角,也是初代史莱克七怪唐三和小舞的女儿。在神界,幼年的唐舞桐性格可爱活泼,古灵精怪,长辈们亲切地叫她“小七”。唐舞桐因为无意中听见唐三、小舞谈论斗罗大陆的事情,对斗罗大陆产生好奇来到了下界。在人间,唐舞桐一分为二,一部分依附在三眼金猊王秋儿身上,另一部分女扮男装,化名王冬,在史莱克学院修炼。

王冬上学的时候,她的舍友就是天选之子霍雨浩,两人白天一起上课,晚上一起回宿舍,这是斗罗大陆版的梁山伯与祝英台,命中注定最后要相亲相爱。不过,我总觉得唐舞桐和霍雨浩的爱情不太完美。

橘子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她不是国色天香,也没有修炼天赋。她又是一个让人心疼的女孩,是霍雨浩的父亲害死了橘子的父亲,从此她为了复仇而活着。虽然橘子和霍雨浩确实没有真正在一起,但是谁也无法否认他俩曾经为对方倾心过。

村上春树不是一个历史作家,但是他也多次呼吁日本政府对侵华战争进行深刻反省,对南京大屠杀进行道歉——他的坦白,也是这种思索的延续。

在《斗罗大陆Ⅱ绝世唐门》第617章,霍雨浩惊闻橘子为自己生了儿子,他急忙向唐舞桐解释:

只因为王秋儿长得像光明女神,霍雨浩瞬间就被她迷住了。可惜王秋儿对霍雨浩不理不睬的,后来霍雨浩发现王冬其实是女孩子,长得也像光明女神,然后霍雨浩和王冬儿才在一起了。

作为广受中国读者喜欢的作家,村上的坦白让人对他的尊敬更多一分。

当然,不管父辈曾有过怎样的罪行,村上春树本人都是没有责任的。1949年1月出生的村上春树,是战后一代的代表人物,成长在和平年代,见证日本社会不断走向繁荣。而他的小说,大多刻画日本都市中人的生活,对中国读者也有很大影响。他写的饮食、音乐,都影响到中国新一代年轻人,很多人甚至追随村上春树跑步,像他一样生活。

当下,当我们说起历史责任时,往往也指那种整体性的责任。该为这种整体性责任负责的,也是能代表官方立场的属“公”组织。但历史也是具体而微的。现实更让人动容的,是具体的、鲜活的人能够站出来,承担他该承担的责任。

霍雨浩与王冬的融合技:光明女神

二、霍雨浩两情相悦的是橘子的温柔

我和橘子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真的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什么啊!我承认,当年,在还没有知道你是女身的时候,曾经喜欢过她,但我和橘子一直都只是朋友关系。并没有真正的在一起过。

追寻光明女神的霍雨浩

王冬,你说你要是个女孩子该多好。就像那天咱们施展光之霓裳时所幻化出的那样。对了,你家里还有没有什么姐姐、妹妹之类的。以后介绍给我好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嘛。便宜外人,不如便宜自己人。

王秋儿?王冬。难道说,她就是王冬所说的孪生姐姐么?霍雨浩的速度不慢,但他心中多少却有几分忐忑……可就是刚才那惊鸿一瞥,他却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瞬间加速,就像是第一次和王冬施展光之霓裳时感受到那光之女神存在一模一样。王冬没有骗我,他姐姐竟然真的和那光之女神长得一样啊!太美了,真是太美了。我不能放弃。

一、征服霍雨浩的是光明女神的美貌

唯有反思,唯有承担责任,才能让人性抵达离善更近的地方。不光是侵华战争,一切历史灾难都是如此。只有具体的人,具体的道歉,具体的忏悔以及具体的惩罚、原谅与宽恕,才更有力量。

虽然大家都明白霍雨浩爱慕的光明女神其实就是唐舞桐的倩影,但是这份爱却变了味。霍雨浩首先被融合技展现的女神美貌迷住了,然后苦苦的追寻长得像光明女神的女孩,无论王秋儿、王冬儿,还是后来的唐舞桐,都只是因为长得像女神而已!

父亲很少给村上讲述自己的战争经历,唯一讲自己残杀中国战俘的事,是在村上读小学低年级的时候——“显然中国士兵已经知道自己的命运,但是却没有表现出恐惧和害怕。”村上春树表示,“我的父亲,一直深怀着对中国军人的敬意,恐怕到他死的时候都是如此。”

虽然霍雨浩每次在为马小桃压制邪火的时候都有些暧昧,但那只是姐弟间的亲昵,没什么大不了的。真正让霍雨浩产生爱慕之心的是虚幻的光明女神,他痴迷的是女神的美貌。在《斗罗大陆Ⅱ绝世唐门》第127章这样描述:

二战后对日军战犯的审讯,曾让负责案件的美国法官们非常困惑。即便是南京大屠杀时负责上海战区的将军,也都一脸无辜,只把自己当成一个执行上面任务的人。对此,伊恩·布鲁玛的《创造日本:1853-1964》一书有着精彩的分析:由于日本文化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摆脱责任机制”,每个高级战俘,都一脸真诚地相信自己的无辜。

所以霍雨浩爱过的女孩应该这样排序:惊艳的光明女神,温柔的橘子,像女神的王秋儿,像女神的王冬儿,像女神的唐舞桐。

然而霍雨浩对光明女神的憧憬,那是一种虚幻的爱,不切实际,而他在现实中第一个喜欢的女孩是日月帝国的橘子。

坦白历史就是承认历史,也是承担责任的第一步。

三、霍雨浩到底爱的是什么?

霍雨浩和橘子是一场遗憾,更遗憾的是霍雨浩一直在追寻光明女神的影子。大家还记得第209章霍雨浩与王秋儿第一次见面的情景么?

据报道,村上春树的父亲叫村上千秋,1938年被征兵到了侵华日军第16师团第16连队当辎重兵。据村上春树回忆,父亲的余生都在佛坛前度过,为死在战场上的人们祈祷。

这段话揭露了霍雨浩的男人天性,喜欢好看的皮囊,他已经拜倒在光明女神的霓裳裙下无法自拔了。巧合的是他的好兄弟王冬长得像光明女神,于是霍雨浩幻想王冬的姐姐、妹妹也会像光明女神。当霍雨浩听王冬说她家真有一个美若天仙的双胞胎姐姐,他简直高兴坏了。

村上春树表示,父亲曾向他断断续续讲过参与侵华战争的经历,这也是他后来与父亲疏远的真正原因,因为他是侵华日军的直系后代,他的血液里流淌着历史的原罪,他不得不接过父亲的战争记忆。

近日,日本“国民作家”村上春树在《文艺春秋》杂志上发表文章《弃猫,提起父亲时我要讲述的往事》,第一次对外公布了其父亲曾是“侵华日军”,并曾经杀害中国俘虏的残忍往事。

换句话说,人们并不期望作为一个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必须去思考和反省侵华历史。但也正因如此,村上春树坦白父亲的罪行,才有着某种深刻的意义。

霍雨浩和橘子讲述了一个为什么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的悲情故事,这是斗罗大陆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他们都有各自的立场,最终导致了他俩只能发乎情,止乎礼,实在可惜。

“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但责任扩散效应很容易让有些“雪花”认为,自己就是无辜的。而村上春树却抛出了另一种内含反思性的历史观:就算只是雨水中的一滴,只是暴雪中的一片,也有承担历史的责任。

他在文章中写道:“我们只是落向广袤大地的众多雨滴中那无名的一滴。即使是一滴雨水也有历史,也有继承那段往事的责任。”村上春树的意思再明白不过:每一个人,都应该承担属于他的那一份责任,否则所谓历史责任也就没有意义。

Back To Top